杂器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363|回复: 1

深圳三洲田梅沙尖驴行线路地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0-14 21: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上三洲田

其实我只有三次是真正上到三洲田的,第一次,应该是96年吧,去到山脚却不得进其门。

一、梦游

     认识三洲田,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那年夏天去溪涌游泳,在沙滩上休息时与旁边的一家人聊起来,得知他们是三洲田的村民,他们大赞那里的景色,特别是从山上望大鹏湾,如人间仙境。

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已是秋高气爽的季节,独自一人呆在房子里,望着楼房与楼房之间露出的一小块蓝天,我想起了三洲田,一时热血沸腾:登三洲田。

带上两瓶矿泉水和几个面包,坐车去到盐田海关疗养院旁的一个二线小关口(后来才清楚此处叫大水坑耕作口),路边牌子上标“三洲田13km”。守关的士兵问我有没有通行证。咦,要通行证吗?我竟然稀里糊涂。只好询问详情,原来从此关口出去要到边防支队处写申请领通行证。我掏出身份证,说我只是想上三洲田看一看,别无它想。那战士坚持原则,并劝我一个人不要徒步进三洲田,山上的路远着呢。就此罢休?我看看周围都是二线的铁丝网,坚固异常,不得不把上三洲田的强烈愿望压下来。那天,我最后一个人跑到南澳的西冲和东冲去了,另一意外的收获,在此不表。

二、初探

回深圳后,心里无时无刻不惦记着那神秘的三洲田,到处打听是否有人知道还有什么路上去(最好避开那不明不白的关口)。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乱撒大网的努力下,终于探知在横岗至坪山的横坪路段的碧岭收费站附近有一路上三洲田,可开车。消息令人振奋,不如马上实行,拉上好友小李一起驱车前往。在山脚遇到一位正欲搭顺风车返家的三洲田居民,正合我意,邀其上车一起进山。

由于上山路段较陡,有些地方还有塌方,开车时小心翼翼的,周围的风景不及细看,只觉察到沿途有一小溪相伴。上约不到半个小时,眼前扩然开朗,一片水库水波不兴,四周群峰环绕,好一幅山清水秀的图画。

沿水库边公路一直去到三洲田村,同车的村民告诉我们,村里有一小学,学生五、六人,教师只有一人。我们两人下车后往小学校探访,远远看见学校旗杆上那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走进看是一栋两层楼的校舍,校舍前是一个沙土篮球场,球场边砌着两张水泥砖做的乒乓球台,墙上的木牌上书“ 庚子纪念小学”——孙中山在此打响了革命的第一枪——可见此校昔日之热闹情景。我们找到那位老师后,与他聊起了他的教学和生活。他本是河源人,在此多年,工资每月数百元,一个人教六个年级的全部科目(那可是够手忙脚乱的),学生小学毕业后就要去山下的盐田念中学。老师真是可敬可佩。小李即构想着日后能否在其校友会里搞些捐资助学的活动。

告别小学校后,在村民那里买了些茶叶和白菜干,我们真是孤陋寡闻,今天才知道深圳竟然有此产茶之地方。我们决定往盐田方向下山。一路无话,我们在山中兜兜转转,欣赏着青山绿水的景色,转至一山口,远眺山下,大鹏湾、大梅沙与香港海域的一众海岛尽收眼底,以前之听闻不差矣。幻想着能长住下来,看着海阔天空的美景,无憾也。

三洲田的美景一直在脑海里萦绕,每逢听人谈起,总有点自豪地说:“三洲田,我曾去过。”不过,总有一事耿耿于怀,就是那次是开车上去的。无论如何辛苦,我必定要徒步走进三洲田。

三、徒步仙境

就这样在企盼中过了三年,每次去大、小梅沙或大鹏的路上,经过大水坑耕作口时,总让我往山上张望。

今年在梧桐山凤凰沟游玩时结识了一位山友——阿曾,他说知道一条小路可上三洲田,顿时令我兴奋起来。于是一个周末阿曾、我与女友Amy,再约上一位山友旗手(网上大名),一行四人准备周六到三洲田徒步。

周六早上起来,小雨蒙蒙,打电话询问大家意见时,各人热情高涨,于是决定雨中登山。四人驱车很快就到达盐田,老天也暂时把雨收起来了,我们由阿曾引路,钻过二线铁丝网上的一个洞,沿着盐田水厂从山上引水的管道上山,路况不错,是修好的一级一级的台阶,心里开始有些轻视,但走不到100米,我就累得趴了下来拼命喘气,阿曾与旗手一下子就把我抛弃在半山腰,剩下Amy在旁边笑我。

也好,我就坐下来吃点东西喝口水、吹吹山风,并趁机细心看看四周环境。那台阶从山脚笔直通往山顶,不见尽头,坡度估计没有60°也有50°,若要一口气上去,可真要了我的命。

走走停停,在Amy的嘲笑和鼓励下,终于上到山顶。离开水管后翻上一段山坡小路,上到大三洲塘水库,一片静静的水面,岸边是密密的竹林,背后的山在云雾里隐隐约约,回头望见的是盐田港和广阔的海面。

此处设有水库管理处和气象监测部门,不过一个人影都不见,只有一条一尘不染的水泥公路盘在山间。沿着公路很快就走到红花坜水库,我们坐在水库边,面对着青山绿水、云里雾里,开始午餐,神仙般的生活。在快吃完时,天空洒下了小雨,匆匆收拾穿上雨衣,我们开始登梅沙尖的路程。

我们基本上是在云里穿行,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身旁是几乎垂直的悬崖(阿曾说有几道地方适合攀岩),只好低着头盯着眼前的路,慢慢往上走。经过一座废弃的发电机房后,到达峰顶,有一座平顶房,房顶有天线,里面四周是两层铁制的床架,其中一个窗口还架着一个破旧的窗式空调机的空壳——阿曾说以前是驻军的营房。

我们站在屋顶,感受着云从身旁静悄悄飘过的滋味,Amy有惊人的发现:“在云雾里登山有美容的功效。”还叫我们摸一摸自己的脸是否光滑了很多,大家笑他不忘女孩爱臭美的本性。不过摸一下,真有点那样的感觉。

梅沙尖下来后,经过三洲塘水库和苗圃场,拐过一个山坳后,再次望见山腰那熟悉的三洲田水库、山村、小学和那依然在飘扬的红旗……

在村口一个小卖部,热情的店主给我们泡上一壶热茶。欣赏着山村的雨景、品尝着三洲田的清茶、闲聊着各自的心情……一切都是那么缓缓的、舒展的、恬静的,如朦朦胧胧的云在山峰间轻轻流动。我们的心灵与自然结合得那么的和谐、安详。

我们继续前往盐田大水坑下山,马路是新修的宽阔水泥路(比上次来时见到的拓宽了一倍多),登上一个山腰回首遥望三洲田水库,我真恼悔为何这次没带相机:两边包围着暗暗幽幽的群山,天空上压着厚厚低低的云层,而三洲田位于影像的中央,给一片柔和的光照亮——梦幻般的天堂“三洲田”。

四、三洲田穿越

接受过三洲田的美容洗礼后,Amy逢人便宣扬三洲田的美景,令得多位山友也心动,想上去看一看,于是开始构思一次三洲田的南北穿越。

研究深圳写真地图集,在横岗福田工业区旁有一小路沿着响水河可达三洲田,于是计划从横岗出发,穿越至三洲田,再登梅沙尖,最后从水管旁下山,全程估计20多公里。我姓陈大手一挥,立马招来10来个响应者,一个明媚的早上开始了我们的南北穿越。

从一个养猪场旁开始上山,此时路较陡,差点就把大家的士气打了下去。到山腰后,路基本上较宽阔,只是有些地方几乎全给小竹子长密了,我们要猫着腰钻过去。沿途可见响水河,不过下游均给筑坝截流,由引水管引到山下,河里水量较小,上游的河道才恢复了一点响水河之名——哗啦哗啦地伴着我们,并与青山绿树构成一幅一幅的图画。

到后段,已到达三洲田水库边,我们绕着水库边,过了几道小溪,最后到达茶园。在茶园旁一个餐厅坐下来,大家喝了一壶又一壶的茶、吃了一盘又一盘的瓜子,不知道餐厅的老板心不心疼(因为他说是免费的)。吃了人家的嘴软——千古巅扑不变的真理——我们在情愿不情愿之间点菜吃饭,真是奸商奸商,天下那有免费的午餐,我们就此心甘情愿地落进了陷阱。不过有得吃就是好事,我等愚民立马就活跃起来,还鼓动我姓陈即席题诗(可是他扭扭捏捏,辜负了大家的厚爱)。

饭后,大家继续向梅沙尖进发,一路马不停蹄,把大伙累得够呛。走到半山腰,远望梅沙尖山顶上下来一伙人马,两伙人马互相对喊、互相呼应。汇合时,方知他们是从东边山海大观处走小路上梅沙尖,由我们的来路下山。他们提醒往山海大观方向下去路会非常陡,千万小心,最好别走。在谢谢他们的提点后,双方告别。

上到山顶,累趴了好几个人,但四周的风光令大家疲惫顿消,这次晴空万里、一览无遗,正好来一番指点江山:西边梧桐山斜阳夕照、小小的明斯克航母、盐田港,南面大梅沙海滩、宽阔的大鹏湾及香港星罗棋布的小岛,东边是马峦山周围的群山、更远处隐约可见七娘山、排牙山……还有环绕梅沙尖周围的四、五个水库,如一面一面的明镜,把三洲田的美景永远地映照在我们的心间。

交通指南

驾车:一是沿深葵公路(盐田往梅沙方向)前行不远,约20分钟可达三洲田村。二是由横岗188工业区处右拐上至坪山的横坪公路,由碧岭(到收费站前右转)上山。见水库后顺时针绕行即达三洲田村。

徒步:由盐田街道办事处(盐田至横岗和梅沙的岔路口北行200米左右)南二线边防网起步,此处需攀越铁丝网或由盐田水厂员工通道(有锁挂于门上但不锁)出关。沿水厂输水管道上行,约40分钟可到山顶大三洲塘。沿水库右侧公路前行,经红花坜、兰园、小三洲塘,下达三洲田村。逆时针绕水库经雏鹏基地、水库管理处、坪山自来水公司三水厂下山至碧岭。


资源地址:http://www.zaqi.net/files_view.asp?files_id=1072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4 21: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1900年10月6日,孙中山、郑士良等人在三洲田起义

    孙中山、郑士良等人,在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便策划新的反清武装起义。经联络准备,1900年4月,决定选择三洲田作为起义地点,不久便开始招兵买马,以义合小铺为据点,仅4个月时间,便发展到六、七百人,成为起义的主力军。清光绪庚子二十六年农历润八月十三日(1900年10月6日),义军在今深圳盐田区的三洲田举行祭旗起义,把矛头直指封建腐朽的清王朝。以黄福为元帅,郑士良、何松为参谋,黄耀庭、廖庆发、林海山为先锋,分两路出发。东路从马峦村、金龟洞出禾岗,打新圩,直扑镇隆,在佛子坳伏击清军大捷;西路从横岗出沙湾攻打兰花庙,大获全胜,进一步攻打深圳、南头受阻。东路义军在永湖、崩冈圩连战皆捷,势如破竹,22日乘胜进入三多祝,在白沙扎营,队伍迅速发展到二万人,其中不少是富有革命传统的当地客家人,声势浩大。后因形势急剧变化,原拟突击至厦门时获得接济的计划无法实现,后援不继,陷入困境,孙中山电令郑士良“可自决进止”,义军不得不解散,剩下千余洋枪手分水陆两路返回三洲田,于11月7日宣布最后解散。


资源地址:http://www.zaqi.net/files_view.asp?files_id=1151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云南云乡特产网 ( 滇ICP备09066549号

GMT+8, 2020-5-29 11:17 , Processed in 0.338286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Zaqi.net!

© 2001-2020 zaqi.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